CBA

我非神棍第五十章帝师古坤

2020-01-25 22:5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非神棍 第五十章 帝师古坤!

藏经阁里面的书可以说浩如烟海,经过上百年的收藏储备,各种古籍琳琅满目,鳞次栉比!

饶是刘凌翻阅的速度极快,手指触碰一下,一本书的信息就全然掌握,仍是花了接近一个时辰才堪堪将这里的书翻完。

然而令他极为沮丧的是,从这些书中,他没有发现半点跟五兽光阵有关的蛛丝马迹,可以说是一无所获!

想到这里,刘凌一阵垂头丧气。

藏经阁的前两层已经全部看完,如果说还有什么地方能解开他体内的谜团,恐怕只有最神秘的藏经阁第三层了!

不过第三层乃是禁地,里面有不少禁忌之秘与上古奇事。

想要进入里面,必须得有馆主的手谕。

不过刘凌知道,想要得到馆主的手谕极难。

除非你在名士馆地位极高,或者为名士馆做出巨大贡献,馆主才可能批准让你进入一次。

而刘凌貌似这两点都不符合!

毕竟就算他以前贵为十全名士的时候,也是很难进入藏经阁第三层一次。

念此,刘凌沮丧的摇了摇头,一脸的失望之色。

从藏经阁退下来,刘凌也是知道今天恐怕很难进入第三层,因此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一走出藏经阁,刘凌的目光突然被不远处黑压压的人群所吸引。

“呃?发生什么事了?”

刘凌心中狐疑,然后一脸懵懂的走了过去。

人群已经挤得水泄不通,熙熙攘攘。

刘凌硬着头皮向前挤了半天,差点被人踩死,最后苦着脸逃了出来。

轻轻拍了拍一个名士的肩,刘凌颇为客气的道:“这位兄台,发生什么事了?这里怎么聚集这么多人?”

那人是个炼丹师,往后瞥了一眼,发现是刘凌后,眼中的不耐之色才稍微减弱。

毕竟刘凌生死台上三番战,整个名士馆都尽人皆知,可以说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往日神棍的冷嘲热讽也是慢慢消失不少。

“原来是刘凌。这两天名士馆可是发生了一件盛事,因此在此张贴了赤龙榜!”

听到赤龙榜三个字,刘凌顿时一愣,然后瞳孔骤缩。

他现在对名士馆的规矩也有些了解。

名士馆一旦有什么重要讯息,都会张贴榜文,公示各位名士。

而榜文共分四个等级,赤龙榜乃是最高一等。

这样的榜文,整个名士馆一年都不一定会张贴一次!

刘凌硬着头皮挤也是挤不进去,只得无奈的向那位男子问道:“这赤龙榜上写的乃是何事?兄台可否告知一二?”

“不知你可知帝师古坤?”

听到古坤两个字,刘凌顿时瞳孔骤缩。

帝师古坤乃是九渊国鼎鼎大名的人物,堪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古坤是当今王上的老师,与先王更是情同手足,就连皇室对其也得尊敬有加。

古坤在九渊国有极高的威望,曾经一手支起九渊国半壁乾坤,为皇室遮风避雨多年,犹如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而古坤不仅有功于皇室,更有功于社稷百姓,每逢天灾,他都会亲自赈济。

而且一生两袖清风,堪称为国为民,呕心沥血,九渊国百姓无不感恩戴德。

近年古坤年老体衰,临近大限,皇室本想让其荣华富贵,颐养天年,古坤却拒不领受。

最后一个人隐居深山,不带一个仆从,准备清贫朴素的度过余生。

古坤的美名遍传九渊国,刘凌自然也有所耳闻。

“帝师之名无人不知,在下虽然见识浅薄,也略知一二。只是这跟赤龙榜有何关系?”

那炼丹师开口答道:“帝师一生心怀苍生,正气浩然。

然而人生终有穷尽,帝师也是于七日之前驾鹤归西。

此事震动九渊国,当今王上都是亲自吊唁带孝,各种奇人异士无不嚎啕大恸,可以说是举国服丧。

而帝师一生清廉,临死之日也是独居一处简陋的茅庐,不用一人侍奉。

王上亲手对那茅庐进行一番修葺,按照帝师的遗愿将其葬在了茅庐之旁。

而后皇室思其品行,追其功德,感其节义,准备对茅庐写一篇辞赋,并在茅庐上留一副挽联,以此来祭奠帝师。

王上颁下命令,遍寻九渊国文人墨客,重金悬赏这篇辞赋。

谁要能以茅庐为题写出一篇惊世之作,皇室绝对会重赏有加。

而名士馆是由皇室管辖,皇室也是把此事告诸名士馆。

九渊国之内所有名士馆都张贴最高等级的榜文,以此来寻求辞赋,吊唁帝师!”

“不知现在是否已经寻得辞赋?”

“这件事情轰动九渊国,无数诗人文豪绞尽脑汁,倾尽笔力,自然写出了不少文采斐然的辞赋,而且不少都是出自大家手笔。

只是这篇辞赋有一些苛刻条件,因此那些大家之作也是美玉有瑕,未能尽善尽美,皇室也是在继续寻赏。

这件事情我们天霜城的名士馆也是极为重视。

毕竟谁要能写出这篇辞赋,绝对会受到皇室重赏,日后整个名士馆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而馆主已经和名士馆的一众文人,在藏经阁第三层呆了两天两夜,穷尽心力看能不能写出一篇上佳的辞赋。

虽然几率极为渺茫,但真要能有奇迹发生,我们名士馆能得到的好处绝对超乎想象!”

听到这里,刘凌不由瞳孔一缩。

原来馆主与一些文人就在藏经阁的第三层。

那自己要是上去的话,且不说写不写得出来,能翻一下那里的书籍也是好处无穷啊!

说不定会发现自己体内五兽光阵的一些蛛丝马迹。

念此,刘凌立即扭头,想要往藏经阁第三层走去。

见状,那炼丹师一把拉住了刘凌,“你干嘛去啊?”

“名士馆的文人不是可以去藏经阁第三层写那篇辞赋吗?我也想去试一试!”

那人赶忙拽住刘凌,一脸黑线。

:“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藏经阁第三层上都是馆主和长老在里面,一般的名士根本没有上去的资格!

毕竟那样的辞赋,一般的名士谁写得出来?”

听了这话,刘凌顿时面色有些难看。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根本无法进入藏经阁,更别谈翻阅什么典籍了。

想到这里,刘凌顿时垂头叹气。

“唉,那我们这些名士要是有谁灵光乍现,蹦出什么惊世之篇,岂不是被白白埋没了?毕竟我们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啊……”

刘凌对写这样的辞赋也是有不小的信心。

毕竟前世的诗词歌赋五花八门,不胜枚举,恐怕总有一篇能符合要求。

就算无一符合要求,大不了自己直接苏轼附体。

凭借苏轼旷古绝今的才学,想要写出一篇令人拍案叫绝的辞赋,绝对不算难事!

听了刘凌的话,那人顿时一愣,然后有些戏谑的笑道:“你要是真有那样的本事,自然也有机会,你看那一旁的古钟!”

顺着这名炼丹师手指的方向,刘凌向一旁看去。

那里有一个极其古老,上面布满神秘纹路的青色铜钟。

“这是皇室在每个名士馆布下的阵法青古天钟!

谁要真写出了惊世骇俗的辞赋,无论他身份贵贱,都可以去敲响这青古天钟。

这阵法有空间传送的能力,天钟一被敲响,名士馆总部的人就可撕裂空间,降临到这里!

这可以说给了所有人一个机会,不过这种机会对我们来说有同于无!

毕竟那样的辞赋,岂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写出来的?”

言罢,这名炼丹师又摇头苦笑。

刘凌听了这话,嘴角却掀起一抹弧度。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可以去敲一下这天钟。

毕竟对自己来说,拿出一篇水平极高的辞赋不算难事。

而那样的话,自己应该能为名士馆立下一个大功。

那时候自己要求进入藏经阁第三层,馆主恐怕会立即点头答应。

念此,刘凌悠哉悠哉的走到天钟面前,拿起一旁的青铜榔头,用力往上面撞了上去。

那炼丹师脸色顿时变得一阵蜡黄,声音尖锐的惊声道:“住……住手!这天钟敲不得!!”

然而此人话音未落,刘凌手中的青铜榔头已经狠狠砸在了上面。

一声巨响随之震耳欲聋!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谭怀敏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可靠吗
安顺小儿癫痫医院
衡水中医牛皮鲜医院
重庆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