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食品添加剂添味还是添堵行业红餐

2019-10-09 20:0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食品添加剂:添味还是添堵?-行业-红餐

当“民以食为天”变成“民以食为添”,食品添加剂就和我们结下不解之缘。闻“添”色变并不可取,将“食品添加剂”一棍子打死无助食品质量监管体系的提升。认清添加剂,才能让问题暴露得更清楚。站在超市货架前,陈阿姨在鲜奶和高钙奶之间踌躇很久。高钙奶虽然更美味,可成分标签上列出的几样添加剂最终让她作出选择,取下了没有任何添加剂的鲜奶。“图个安全,食品添加剂太可怕了。”陈阿姨的想法正是很多市民的想法,食品添加剂泛滥的屡屡见诸报端,很多市民对“食品添加剂”产生了抵触的情绪,甚至到了谈“添”色变的地步。 食品添加剂真的如猛虎野兽?民间科普组织科学松鼠会的食品专家云无心近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合理利用食品添加剂并不可怕,“如果消除了一切食品添加剂,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闻“添”色变:和添加剂作斗争的日常生活 搜索今年的热点,人们一直在和“添加剂”作斗争。3月份,“瘦肉精”事件曝光;4月份,“牛肉膏”现身;5月份,西瓜“膨大增甜剂”爆出,“避孕药”黄瓜同时出现…… 如同洪水猛兽,添加剂让普通市民购买食物如同一次挑战。市民林丽买了一台面包机,“当天要吃当天做,外面的面包据说加了增白剂、稳定剂、防腐剂,你吃一个面包就有可能吃到一堆添加剂,你敢吃吗?”林丽向细数自己做面包需要的材料:面粉、酵母、鸡蛋、糖等。不过,林丽承认,在家里做的面包,只能当天做当天吃,无法保鲜。 然而,食品添加剂果真如此可怕吗? 1795年,法国人尼古拉·阿佩尔发明了罐头食品,给前线征战的法国大军送去了不易变质的食品,他也因此获得了巨额奖金。以此为开端,人类食品生产开始从厨房和小作坊转向工业化大生产,食品添加剂也就应运而生。食品添加剂是什么?专业的解释是指用于改善食品品质、延长食品保存期、便于食品加工和增加食品营养成分的一类化学合成或天然物质。 被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很危险,被误判的食品添加剂显然也“委屈”。 云无心是美国普渡大学食品工程专业博士,这些年一直关注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也一直在为被误解的食品添加剂做科学解释,目的就是让市民能够科学理性的看待“食品添加剂”,而不是陷入“食品添加剂”的恐慌之中。 比如“牛肉膏”,云无心认为:“‘牛肉膏’其实就是一种‘牛肉香精’。香味的本质,就是一些化学分子,能够刺激相应的神经受体,让我们感受到某种感官刺激。所以,只要模拟出那些刺激,就能够产生相应的‘香味’。” 牛肉膏本身并无问题,出了问题的是商业滥用。云无心直言:“用‘牛肉膏’把猪肉‘变成’牛肉然后当牛肉卖,是商业道德问题。商品提供者必须向消费者如实提供产品信息。” 另一个例子是拉面会使用的“蓬灰”。云无心表示:“蓬灰的作用跟‘碱水’完全一样。蓬灰是燃烧干枯的‘蓬草’得到的灰烬,其中主要的成分也是碳酸钾……如果没有蓬灰中的碳酸钾来帮助面筋蛋白形成紧密的络结构,就无法拉出纤细而筋道的面条来。”同时,云无心也指出:“蓬灰作为添加剂在拉面中使用量并不大,其中的砷等有毒物质不会达到有害的地步。但是,它毕竟是饮食中砷的来源之一。对于这类完全有害无益的物质,人们希望能避免则避免。” 食品安全要重视,但是误读和误杀无益于科学理性的确立。针对西瓜膨大剂和“避孕药”黄瓜,科学松鼠会资深会员植物学博士史军指出,常用的“膨大剂”的主要成分是氯吡脲。“这是一种通过影响植物体内的细胞分裂素、生长素、乙烯等内源性激素起作用的植物生长调节剂。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研究报道,这种膨大剂跟西瓜的水分代谢有关系,也不可能直接促进西瓜吸水,增加西瓜内的压力。如果没有天气、水分以及肥料等条件的综合影响,膨大剂是很难发挥作用的,不用说让西瓜爆炸,就是让西瓜快速长大都很难。将爆炸的大帽子扣在膨大剂头上有失公允。”至于膨大剂的毒性,“对于西瓜而言,用30毫克/千克浓度的膨大剂溶液浸泡幼果,40天后瓜皮上的残留量低于0.005毫克/千克,低于我国规定浓度(0.01毫克/千克)。正常使用是不会带来健康危害的。” 更为夸张的“避孕药黄瓜”,史军也提到:“黄瓜上涂的并不是避孕药,而是与西瓜膨大剂的主要成分一致的氯吡脲。植物为了保证种族延续会自然落花,也就是说,只为优秀的种子提供足够的养分,其余花朵一律脱落,而人类为了获得果实会希望所有花都能结果,氯吡脲最初的作用只是防止落花。” 无“添”生活:“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添加剂的食品是必然选择,但是这个必然选择仅仅是假设。无论是豆腐还是油条,中国应用添加剂的历史很悠久。据史料记载,早在东汉时期,中国人就开始使用盐卤作凝固剂制作豆腐:从南宋开始,一矾二碱三盐的油条配方就已经被载入史料中:800年前,亚硝酸盐就开始被运用于腊肉生产中……当然,这些最初的添加剂都是天然材料。 如果没有了食品添加剂,云无心在一篇科普文章中写道:熟肉制品显然是没有了,比如火腿肠、香肠、熟肉罐头等。因为肉制品中容易生长致病细菌,所以会加入防腐剂。为了口感良好,需要加入一些磷酸盐之类的东西保水;为了保证口味,需要加入一些香料。没有添加剂,现代版本的这些熟肉制品都无法生产。肉制品吃不成了,那么买饼干糕点之类的干粮也没法生产,且不说为了易于保存加入的防腐剂,为了好看使用的色素,为了口感良好加入的增稠剂等,即使现做现吃的馒头或者面条,也还是需要面碱才能做出来。 “现成吃的东西没有了,喝的就更没有。超市里的饮料,防腐剂、保鲜剂、乳化剂、香精中的一种或几种都是不可缺少的。比如豆腐脑,必须要有‘凝固剂’,不管是石膏、卤水还是‘葡萄糖酸内酯’,都是食品添加剂。像石膏和卤水这样的东西,还是‘化学工业原料’。而葡萄糖酸内酯,更是‘没有经过几代人的检验,谁能保证一定不会有问题?’不仅豆腐脑,豆花、豆腐以及以豆腐为原料的各种食品,也都将成为‘非法食品’。”云无心还提到:“馒头必须要用点碳酸氢钠或者碳酸钠,都是化工产品,显然也不能用了。包子馒头油条都不能吃了,面食里大概只能留下死面疙瘩。” “所以,当我们‘消除了一切食品添加剂’,基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吃。”这就是云无心的总结。 用“添”关键:不要让使用者犯下错误 “食品添加剂本身无过,它使得我们的饮食丰富多彩和更易接受,只是使用它的人犯下了严重错误。”华中农业大学食品科技学院黄文教授在一次关于“食品添加剂”的公益讲座中提到。 那个时候,台湾食品行业的塑化剂事件爆发。黄文教授表示:“塑化剂种类很多,最常被使用的是DEHP(邻苯二甲酸酯),它可用来增加材料柔软性,但它并不是食品添加剂,是绝不允许添加到食品里的,起云剂才是食品添加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乳化香精,这次事件是有人在起云剂里非法添加了塑化剂。” 食品添加剂被误伤的例子还有很多,“苏丹红事件”、“三聚氰胺事件”都不属于食品添加剂安全事件,而是非食品添加剂被非法添加到了食物中去,正是这些事件让食品添加剂背上了黑锅。黄文直言:“现在的食品安全问题主要集中在非食品添加物非法添加、食品添加剂超标超范围使用、食品添加剂违规使用而导致的慢性食源性疾病。” 云无心表示,美国人把“食品添加剂”和其他食品成分视为一样,把一种食品成分是否安全的评估完全交给了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根据科研数据作出判断、制定法律并严格监督。每一种食品添加剂在获得批准之前,都进行了全面的检测,只有通过各种检测,才能够成为“食品添加剂”。 “可以说,食品添加剂的问题不在于添加剂本身,而在于其使用是否合法合理。”云无心提到,美国食品厂商不会去做违反FDA规定的事情,“不是他们道德水准高,而是不值得去做。非法使用添加剂,或是使用非食品添加剂所产生的后果,他们无法承担。”

白城白癜病医院
荆门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邵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白城白癜风
荆门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