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打工皇帝唐骏重新出发

2019-06-08 09:5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打工皇帝”唐骏:重新出发

原标题:唐骏:重新出发

“如果你把过去的荣耀永远放在记忆里,那么它就会积上厚厚的灰,过去的辉煌对你来说仅仅是这样的结果就太不值了。你的过去,就是你的一张王牌,是你价值的传承和体现。”

唐骏在他的新书《我还年轻,我还可以重新出发》发布会现场。

唐骏是谁?

他曾是微软(中国)、盛大、新华都总裁。

他是北京邮电大学学士、日本名古屋大学硕士、美国加州西太平洋大学博士。

他是职业经理人,被称为“打工皇帝”。

2013年初,唐骏完成了中国商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MBO(管理层收购),他本人出任港澳资讯董事长兼CEO。

他将又一次的工作跑道转换称为“重新出发”,不仅仅因为他的角色从“打工者”变成了“主人”,也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回应之前沸沸扬扬的“学历门”事件。

8月底的一天,唐骏现身北京一家书店,与长久未见的媒体和公众见面。运动的习惯让唐骏的体重从大学时代起就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让他颇为骄傲。最近他投资且参与表演了电视剧《新乌龙办公室》,导演建议他在着装风格上进行调整,虽然一样是规规矩矩的西装,但颜色变得更加时尚、剪裁也更加合体。

“导演和我说,你需要颠覆性的造型。我问还有空间么?他说你不颠覆就更没机会了。”唐骏的开场白还是和以前任何一场演讲相同,有力昂扬,不忘附加几句自我调侃。

“我是个还有点文化的男人。最近几年我特别怕大家说自己没文化。所以我接受了这个提议。”

媒体的爱与伤

初掌港澳,唐骏曾经考虑是不是要将全方位的立体媒体作为它未来的发展方向,像集团看齐。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在当下的大环境之下并不现实。

“我马上就放弃了。遇到不现实的客观条件,不是靠执着就可以成功的。现在做《唐骏来了》,我不能拥有媒体,但可以参与到媒体中去。这可能对其他方面有所促进。”

唐骏同媒体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曾是媒体的好朋友。微软进入中国早期,被媒体批评为霸道和傲慢,甚至有的媒体人公开“挑战微软霸权”。“打击盗版”的“一刀切”强硬模式以及若有若无的配合,让微软的公关工作鲜少起色。

2002年4月,唐骏出任微软(中国)总裁时,接受了央视《经济半小时》的采访。节目中他侃侃而谈,表现得颇具风度而又自信儒雅。微软越来越受到媒体关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通过媒体开始认识唐骏。

“我有很多媒体的朋友。在微软期间,我把我所有能说的都告诉,不能说的但要是他们问了,我也会暗示他们,能让他们知道的都让他们知道了。我们活动到那里,那里就有媒体,员工大会、渠道大会,还有去井冈山等等,无不如此。”唐骏说自己和媒体建立了一种彼此信任的关系,得到媒体“唐骏是最公开的、最坦诚的微软中国区总裁”这样的评语让他很开心。

在唐骏第一部独立完成的自传里,他花了很多篇幅描述自己与媒体的互动。加盟盛大的发布会,他亲自邀请了许多采访过他的媒体;离开盛大任职于新华都时,媒体的好奇心被他的沉默不语激发到最大化,而这也无形之中提升了“唐骏”两个字的品牌价值。

但媒体的宠爱一瞬间就可以变成利刃。

“学历门”事件之初,唐骏觉得自己问心无愧,他援引罗斯福的名言佐证自己不解释的理由。“当有人诽谤你的时候,你忙着回应,这些诽谤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真理;如果你不理它,坚持做你自己要做的事,要不了多久,这些话就会变成废话。”

但时间不但没有让事件淡化,反而愈演愈烈,他选择的不回应也助长了“唐骏确实有问题”的声音。一直和媒体处于“蜜月期”的唐骏,在微博和传统媒体的联合夹击下,一时间不知所措。

2010年7月6日,他选择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采访,翻出自己的博士学位证书和博士论文以证清白。未曾料到,媒体和公众的怀疑却更进一步,完全没有任何消停的意思。

唐骏对说:“我有次参加企业家论坛,有企业老总专门和我说唐骏我支持你,我也没什么文化,小学四年级,学历不重要。我说谢谢你的鼓励。许多人认为我没文化没学历。我怕别人说我没文化,但我还是在追求文化。‘学历门’事件让我学会如何面对。”

2010年唐骏的价值不再是因为他的经历,而是因为他过去的一张文凭。也有不少媒体没有坚持平衡报道的原则,甚至对他的话进行故意曲解。回忆当时,唐骏说:“我真的被伤到了!我真的怕媒体了!”

他回忆起自己曾经和小布什交流过的内容,小布什告诉唐骏自己担任总统的8年之间,除了《华尔街》和彭博电视之外,不看任何其他报纸或者电视。因为媒体几乎天天都在骂他的施政纲领,对国家面临的问题喋喋不休,小布什对他说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被这样的报道影响自己的心情和决定。

“人生总会有曲折、风波。我选择的方式,是去欧洲小国游学。背着书包去读书。当地没有人认识我,把关掉。我躲到无人知道的地方,过了几个星期。”这段独处的时光让他平静,“人在极端情况下,会做出极端的事情。冷静下来,反而变得更加客观。经过这段时间,我回到普通、平凡的唐骏。”[1][2]下一页原标题:唐骏:重新出发

过去即价值

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特别是有着“打工皇帝”绰号的职业经理人,唐骏的名片先先后后换了不少。但在颜色不同、样式各异、头衔不同的名片中,总有一行字保留在那里——“微软(中国)公司终身荣誉总裁”。

“你经历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通过努力获得的,包括名誉、地位、权力、背景等,这些都名正言顺地属于你自己。如果你把过去的荣耀永远放在记忆里,那么它就会积上厚厚的灰,过去的辉煌对你来说仅仅是这样的结果就太不值了。你的过去,就是你的一张王牌,是你价值的传承和体现。”

这个“终身荣誉总裁”的头衔,确实对于唐骏离开微软之后的历程产生了作用;而且他本人也将此看作自己现在拥有的最高荣誉之一,对此津津乐道。

加盟盛大之后,唐骏面临的第一个大事件便是盛大上市。由于当时的大环境并不乐观,加上纳斯达克市场上中国络概念股表现不佳,盛大要在这个时候上市,其难度犹如想要在严寒湿透的木柴中生起一把火。

唐骏的具体任务是要精彩地完成每一次路演,将盛大的盈利模式推销出去,让世界各地的投资人认同这种模式,并相信它在未来持续赢利的可能性。

2004年4月26日至5月12日,17天时间里唐骏和他的团队转战三大洲,在16座金融中心城市进行路演,从中国香港到新加坡,再到伦敦、法兰克福、汉堡,最后杀到美国的华尔街。

每场路演,当主持人介绍唐骏是微软中国区前总裁的时候,现场的投资者都向唐骏投去一种别样的目光。他非常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一点,而在香港和新加坡的成功,让他确定在微软的经历是让投资人相信自己、相信盛大的砝码之一。

几乎每一个人都会问唐骏:“为什么要离开微软?”

而唐骏的回答也十分一致并且简单:“我放弃微软500万美元的股权来到盛大,说明我对盛大有信心,你们也应该对盛大有信心。”

但这种幸运却没有持续下去。路演团队抵达伦敦之时,虽然前一天发布的新浪上一季度业绩大大超过预估,但以其为首的中国概念股却狂跌了15%以上,纳斯达克市场一路下挫。市场失去信心源于政府发布的消息:中央政府需要加强宏观调控。

“对于盛大的上市,我们总是得不到大环境的眷顾。”对于无力改变的客观事实,唐骏在不能失败的压力之下,唯一的策略就是背水一战。而他在微软的经历,再一次帮助了他。

伦敦的投资人在路演中对唐骏阐述的盛大前景毫不感兴趣,甚至悠闲地抽起了雪茄。唐骏对他使出了杀手锏,他问对方:“你信盖茨么?”对方回答相信。

“那你知道盖茨信谁吗?”

“谁?”

“盖茨信我。”

微软的影响力让这位傲慢的投资人马上放下了雪茄,欧洲人直线式的思维方式让他迅速将自己的投资和微软的赢利建立了联系:盛大——唐骏——比尔盖茨——微软。他很快地开始计算准备购买盛大股票的金额。

唐骏将这种直线逻辑称为“盖茨信唐骏”效应。

站在那里就好

在“学历门”之前,唐骏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是:他在教育部门口“站岗”,早、中、晚向负责出国事务的领导问好,直至收到出国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那天。

“如果当时我没有通过自己的执着得到留学的机会,也许我的职业生涯就完全不一样了。”唐骏告诉大家,“要把握离你只有一步之遥的机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我这个‘唐骏模式’——站在那里就好。因为很多人一定会被这种执着感动。”

在微软,唐骏也有类似的经历,在和盖茨之间还隔着经理、总监、副总裁的时候,他直接给盖茨写了邮件。

“我想改变微软的开发模式,如果可以改变Windows NT的内核构造,把英文内核变成国际化语言的内核,这样国际版本的开发便大大简化了,只需进行简单的界面翻译即可,而且可以作到与英文版同步上市。”

由于直接上司对此不认可,唐骏下定决心给盖茨写邮件。他将自己的想法、内容悉数写下,但这封长长的信件并没有得到盖茨的回复。

过了一个星期之后,唐骏给盖茨发了第二封邮件,基本内容和第一封并无差异,他告诉盖茨,如果一直收不到回复的话,自己会每星期重写一封。

第三周、第四周……一封封几乎同样的信件飞向比尔盖茨的邮箱,唐骏以为当有一天盖茨不胜其烦的时候就会给他回信。事实却并非如此,直到最后,盖茨也没有回复他的邮件。

盖茨将他的邮件转发给了唐骏当时所在部门的副总裁,建议他和Jun(唐骏)沟通一下。

“因为我的这一次执着,改变了我的命运。”唐骏说。

唐骏有一条着名的职场经验,内容很明晰,无他,唯“简单+勤奋”而已。但“执着”关乎“机会”,似乎排在经验的前面。

关于跳槽,唐骏一直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能在公司需要你的时候走,要在自己做得最好的时候走。担任微软(中国)总裁期间,他的事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各种论坛和活动中,当他被介绍时,众人都会投去羡慕的眼光。

这种眼光曾经给了他很大的自信,但当他决定离开微软进行不一样的挑战时,他希望能够通过某种方式保留住自己的自信和别人的这种眼光。

他给微软CEO鲍尔默和自己之前在技术支持部任职时的主管写邮件,告诉他们自己要离开微软了。对方极力挽留之下,唐骏询问自己之前的主管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认可自己。

主管告诉他,在微软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唐骏回答说过去没有不代表未来没有,他希望能做“吃螃蟹的第一人”,“如果能成为荣誉总裁的话我会非常的满足”。

经过微软董事会讨论,唐骏获得了微软的特许,2004年2月9日,微软大中华区总裁陈永正向他颁发了“微软(中国)公司终身荣誉总裁的证书”。

幸福的定义

执着在很多时候有着和勤奋相近的含义,而真正教会唐骏勤奋的,恰恰是当初迫使他离开名古屋大学的人——导师板仓文忠。

“由于板仓老师的一些‘伤害性语言’,我和他发生了争执,在读博的最后半年,我放弃了我的博士学位,我放弃了日本。”虽然师生间有着不愉快的过往,但这并不影响今天的唐骏重新审视曾经给他带来困窘的老师。事实上,在日本的求学经历被他看作自己获得“勤奋”这把金钥匙的源头。

“我原来不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我甚至认为不用勤奋同样可以做好工作。但到日本留学之后,在板仓老师的高压之下,我拼命熬夜工作。”

转投盛大的前几个月,“空降兵”唐骏一直保持着一个固定的节奏:来得比“老板”陈天桥早,走得比他晚。

“你必须要勤奋,那怕作秀也要显得勤奋。如果你可以天天这样做,当然也就不能算是作秀了。没有领导会讨厌这样的员工。”

勤奋的唐骏唯一会在工作时间开小差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看到女儿上的时候。他一定要和女儿或者妻子聊上几句。在宣布跳槽的发布会之前,他最希望听到的,就是女儿甜甜的肯定声。

这或许就是唐骏世界中的脉脉温情,他在职场之外的幸福感。

在《唐骏来了》节目中,他和大家探讨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讲到自己在北欧游学时的经历,他援引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霍华德金森的调查,指出靠物质支撑的幸福感都不会长久,而只有心灵上的淡泊宁静,才是幸福的持久源泉和唯一归宿。

他并没有将自己在职场坚持的“简单+勤奋”原则与幸福建立起直接的关系,但按照“盖茨信唐骏效应”的逻辑形式,勤奋和幸福之间似乎也有着相似的联结:因为勤奋,所以知道自己的极限在那里,也就不会有过度的欲望,从而获得幸福。

带着这样的幸福感,以及一种阳光健康的心态,“学历门”之后的唐骏,以崭新的姿态重新出发。在完成MBO的尝试之后,他希望能在港澳资讯实现第一个EBO(员工收购)。

“年轻人二十七八岁一事无成,抱怨机会被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占据。我认为这是浮躁的心态,我32岁才开始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还只是一名小小的软件工程师。年轻和年龄无关。”

重新出发,唐骏已然做好准备。

“我的核心竞争力就是还年轻。虽然年龄不小,但是心态很年轻。有使不完的劲。我还有冲动,有许多想做的事情。到了一个高度之后,选择另一个起点,每一次职场变换,都是从零开始。”(张晶晶)

原标题: “打工皇帝”唐骏:重新出发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前一页[1][2]

3级分销系统
名家论治
重庆癫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