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失孤导演让人痛哭流涕的电影只是表层

2019-07-09 15:2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失孤》导演:让人痛哭流涕的电影只是表层

导演彭三源

腾讯娱乐专稿(文/付超摄影/薛建宇视频/张超责编/宋小卡)

《失孤》上映后,围绕影片展开的讨论不少。不论褒贬,至少影片的诗意呈现、温暖表达,给同类亲情题材作品,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拍摄可能性。

和彭三源导演面对面坐下开始聊,你会发现,编剧出身的她,在片中完成度极高地体现了自己的创作理念。基础到人设、剧设,细节到意象、服装,无一不展现了她精密的剧作思维。这点很关键,让人对她的未来保有期待,因为,导演技法的提升需要的是时间和经验,而思维和视野的高度则基本可以决定一个导演的层次。《失孤》,不过是彭三源的电影导演处女作,未来她还有很多时间。

另一个将《失孤》导向至现在这种温暖风格的重要原因,则是彭三源的“女性身份”和“男性性格”——女人天生的母性光环让她决意要将这个悲伤的故事讲出正能量,好强的男性冒险精神,让她把这个意愿升华为自我挑战——“拍个让人哭的打拐电影人人都能干,我不想要痛哭流涕这种表层的创作”。[1][2][3][4][5]下一页PART1

创作动机:拒绝表层催泪

井柏然、彭三源、刘德华在片场

从筹备到上映,《失孤》走过了整整五年时间。这五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同题材的《亲爱的》抢先上映。但彭三源觉得,这五年值得:“要不是时间的沉淀,《失孤》也许只能又是又一个《亲爱的》”。

彭三源对打拐题材的关注,始于2010年。她在上看到农民父亲郭刚堂寻子13年的,觉得是个很好的题材,就试着约对方进行采访。采访约在了2011年春节前,聊完不久就过春节,“那几天我一直沉浸在采访内容里,很震撼,大年初三还是初四,原来给我出版过小说的一个责编,也是无意识地往我邮箱里发了张寻人启事的图片,我看着图片上小男孩的眼睛跟他对视,一对视就哭了”。

一次主动约采,和一次计划外的被感动,赶巧碰在了一块儿,再经团聚味儿最浓的春节氛围一发酵,彭三源拍《失孤》的想法就此定下。回忆起初心,彭三源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感性到冲动,但我把它理解为冥冥之中的一种使命感”。

《失孤》前期筹备时,彭三源和团队走访了大量失孤父母,抠细节、搜集素材;拜访公益站“宝贝回家”、公安部打拐部,挖数据、研究全局。筹备情况进展顺利,彭三源个人发展也迎来利好,彼时她刚好加盟了华谊兄弟,《失孤》的提案也深得大小王总的喜爱,眼看项目上马在望,和王中磊的一次约谈,让它被暂时冷藏。

“那天我约了小王总谈《失孤》,我记得很清楚,在昆仑饭店。我刚开口说项目,就一直在哭,全程是哭着说完的。他看着我哭了两个小时,然后说了一句话:“你现在不冷静,你在素材里,不在创作里,这个项目还是先放一下”。

现在回头看,彭三源坦诚,王中磊的这一句话,“救了《失孤》一命”。“我那时候太沉浸在素材里,想把这种悲伤呈现出来,很可能那时候拍了,就是又一部《亲爱的》”。

彭三源花了两年时间去冷静。这之间,她想过把《失孤》拍成纯纪录片,“但后来我觉得,任何一个有想法且愿意付出精力的导演,他都能拍出来一个,对吧”?她甚至想过把它拍成公安打击拐卖人口团伙解救孩子的警匪片,“出来票房会很好,但从创作取向来说,我仍然还是觉得它多少有些表层”。

最终,促成《失孤》温暖走向风格的关键,是逆向思维。彭三源说,虽然类型风格一直举棋不定,但有一点是她早就确定不会去做的,那就是煽情催泪:“我不想把它拍成《妈妈再爱我一次》那种让人痛哭流涕的电影,一来有人做过了,二来生理催泪太肤浅”。基于此,《失孤》的终极走向,按照逆向思维的模式开始搭建而成。。

“首先是不玩命催泪,《失孤》要传递的是温暖、正能量。其次就是挖掘表层之外深层的东西。第一层是寻找本身(剧情),第二层是坚持(刘德华角色的心理),第三层是人和人之间的温暖(刘德华与井柏然的互动),第四层是个人在过程中灵魂上的转变(刘德华角色片头和片尾的心态对比),第五层就是属于升华、悲天悯人的那个部分(结尾佛语)”。前一页[1][2][3][4][5]下一页PART2

人设处理:四条人物线还原打拐案全貌

井柏然、刘德华海边争吵

确定好《失孤》的大方向,该解决的就是人设部分。影片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大家都关注到了的是刘德华和井柏然,但彭三源补充说,吴君如饰演的人贩子拐卖的那个儿童,也是一条预设的线索。

按照彭三源的设想:“有三个层面的人,是必须要表达的”。这其中,“一个是丢失孩子多年还在路上寻找的父亲(刘德华),一个是丢失多年寻找父母的孩子(井柏然),还有一个,就是正在发生的、刚刚丢失的孩子(吴君如拐卖的那个孩子)”。在彭三源看来,这三条线是“能够代表整个打拐这件事的全貌”。

得承认,由于剪辑和剧情串联的问题,彭三源的这第三条线,在片中游离地较远,跟刘德华、井柏然两条线的浑然天成相比,嫁接地稍微有点儿生硬。同样,倪景阳在片中出演的那个孩子被拐卖、最终选择自杀的母亲角色,也有相似的问题。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倪景阳的这个角色,是片中唯一一个着墨较多的“母亲”角色,她的存在,和“父亲”、“孩子”一起,构成了完整的家庭。

除了这个剧作上的平衡,彭三源还赋予了这个母亲角色更多的意义。“你在片中从来没有看过老雷的爱人,她一个农村妇女,孩子丢了,丈夫常年在外,你想她这还是生活吗?她其实生不如死。那倪景阳这个丢孩子的妈妈的存在,你可能会觉得游离于剧情之外,但第一,她丢孩子的事情说明一直还有孩子在失去,这个悲剧并没有终止;第二,她代表老雷没现身的爱人、曾帅母亲的化身——可想而知,曾帅刚刚丢的时候,她母亲也是这样找她的”。

顿一顿,彭三源补充说:“这个妈妈的角色,其实是一个受难女神的化身。”前一页[1][2][3][4][5]下一页PART3

细节控:刘德华衣服最少六层严格限制井柏然哭

刘德华、井柏然露宿街头

具体到《失孤》的具体拍摄,彭三源早期收集的大量素材派上了用场。

比如刘德华饰演的雷泽宽的造型。大家都在关心刘德华晒黑的皮肤、挎包的小动作这些轻易能发现的改造。但在一些一不留神就会溜走的细节里,彭三源也下足了功夫。

“比如刘德华穿的衣服,里里外外加起来总共七件。我们有过了解,农民就是这样穿衣服的。第一,他穿旧的衣服舍不得扔,都穿在身上;第二,穿那么多层,方便他热的时候一件件往下脱。他不像我们,再冷就三件,但有时候脱一件会冷,穿上又会热”。因此,刘德华全片的戏服配备,除了衣服都是从农村收来保持“原汁原味”以外,还有个彭三源给出的“不得少于六层”的硬指标。

素材方面,刘德华饰演的雷泽宽,除了少量细节是其他人物身上发生的故事,大部分戏份以郭刚堂为原型。包括求佛的结尾,也是真实发生的。彭三源回忆说:“当时采访郭刚堂的时候,他有一天也真的不行了,崩溃了,就去了个寺庙,问了师父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是我的孩子丢了,他是不是还活着?那个师父的回答比我们的台词更残酷。最后我们戏里的回答要温暖多了,我是想,给大家更多的希望。”

基于海量素材的细节选取或改动,另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是避让哭点。比如井柏然,当时看完剧本就自己哭得稀里哗啦,但在片中表演时,彭三源给他的一个死命令就是三个字,“不准哭”。包括结尾认亲的戏份,彭三源告诉井柏然,“这场尤其不能哭,他们可以哭你不可以。你哭了大家只能看到你表层的眼泪,你忍住大家才能看到你内心深处更大的创伤”。

在回避哭点这一块儿,刘德华遭人掌掴的镜头算是做到了极致。彭三源坦言,拍的时候“可不止打了这几下”,但在剪辑的时候,《失孤》最终拿掉了更多的镜头。“我的本意是让人思考,而不是哭。如果你哭了,你的情绪已经释放了,就不会思考了”。前一页[1][2][3][4][5]下一页手记:世事往往不如意

导演彭三源

有的时候,你得承认,电影的力量、导演的能量还是有限的。尽管一直都努力在《失孤》里提供正能量,但彭三源也终究改变不了依旧每天都在发生的儿童丢失事件。

比悲剧更深层次的痛苦在于群众们的状态。谈到井柏然回家的戏份时,彭三源感慨道:“丢孩子、或者丢了的孩子回家,不仅是一个村,那是整个乡的大事。但大家都是来看热闹的,看别人的悲剧,自己无关痛痒,然后回家做饭,把它当自己的谈资”。

采访最后,跳出题材束缚,彭三源补充说:“我觉得人类的围观,是一个普遍存在又短时间无法改变的状态。”

原标题: 《失孤》导演:让人痛哭流涕的电影只是表层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5]

其它模板
广点通
微信小程序怎样注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