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番禺运钞车劫案最后2名嫌犯受审另涉1宗抢

2019-06-09 16:4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儿童止咳
儿童止咳的快速方法
儿童止咳的快速方法

原标题:番禺运钞车大劫案最后两嫌犯受审,一条逃亡路他们走了21年

11月30日,发生在22年前、曾经轰动全国的广州番禺“运钞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陈恂敏、陈恩年,在番禺法院沙湾法庭受审。庭审中,两人都对过去的所作所为表示悔意。

1995年12月22日,陈恂敏等7人持枪抢劫一辆运钞车,劫得现金总计约1500万元。案发后,7人中有5人先后被捕,并被判处死刑,陈恂敏和陈恩年则一直在逃。去年12月25日,陈恩年到云南省瑞丽市银河派出所投案自首。今年1月5日,广州警方在瑞丽市团结建材市场附近,将陈恂敏抓获。

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联系警方,还原陈恂敏、陈恩年21年逃亡路。

▲11月30日,番禺“运钞车大劫案”最后两名嫌犯陈恂敏(左)、陈恩年受审。广州中院供图

番禺“惊天大劫案”杀人抢巨款

1995年12月22日上午7时25分,原番禺市农业银行市桥信用合作社北郊储蓄所门口响起枪声,粤AR0747运钞车遭遇抢劫,车内现金人民币1321万余元、港币210万余元、防暴枪10支、“五四”式手枪2支及各种银行票据、印章一批被抢走。5名抢劫者持7支“五四”式手枪以及炸药、雷管、麻袋等作案工具,还当场用枪打死经警一人、打伤一人。

庭审当天,公诉方公布了更多案件细节。

广州市检察院诉称,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在抢劫得手后,迅速驾驶劫得的运钞车逃离现场,到事先约定的塬顺德市伦教镇码头,与在该处接应的陈恂敏、陈恩年及温石其、温玉坤等人一起,将大部分现款搬上一艘轮船。

之后,由陈恂敏驾驶运钞车驶离码头,将车丢弃于塬顺德市伦滘镇霞石工业区,意图制造从陆路逃窜的假象。陈恩年则与其余人员驾船,从水路向清远方向逃跑。

案发后,何伟光等人先后被抓获,陈恂敏、陈恩年一直在逃。2016年12月25日,陈恩年到云南省瑞丽市银河派出所投案自首。2017年1月5日,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联合云南省瑞丽市公安局,在云南省瑞丽市团结建材市场附近,将陈恂敏抓获。

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获悉,1996年2月,广州中院一审判处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死刑,温石其、温玉坤无期徒刑。1996年3月8日,广东省高院维持原判,核准了对何伟光、何永新、袁长荣、吴兆全、何冬海判处死刑的裁定。

▲根据番禺“运钞车大劫案”改编的电视剧《惊天大劫案》。资料图片

两被告人另涉一宗抢劫命案

出庭时,陈恂敏摘掉了口罩。他理着平头,戴一副黑框眼镜,有一些书卷气。

值得注意的是,庭审当天,公诉方还披露了陈恂敏、陈恩年两人所涉另一宗抢劫案。

公诉方称,1991年10月29日下午六时许,何伟光与陈恂敏、陈恩年及毛远勤,以租车为由骗取成勤力驾驶自己的北京牌吉普车,搭载四人从清远市阳山县开往该县青莲镇方向。

途中,陈恂敏、陈恩年与何伟光、毛远勤利用铁锤、铁钻等工具,合力将成勤力杀害,并抢走汽车,由何伟光驾驶汽车继续往青莲、高峰方向行驶。当汽车行驶至阳山县高峰乡卢微山半山公路一段斜坡上时,车辆熄火,四人因害怕被人发现,因而弃车逃跑。

庭审中,陈恂敏、陈恩年两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未提出不同意见。不过,当被问及具体策划、作案细节时,陈恂敏表示“不记得了”,对于案发后逃跑,陈恂敏则称是“本能反应”、“犯了事都得逃”。

陈恩年同样称,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不过其表示,自首前,自己有很强烈的“撑不住”之感,并且曾经打算打破之前“不再见面”的约定,约同陈恂敏一道自首。

陈恂敏则称,自己“作案后有自首的想法,但毕竟挂念太多”,最终没有实施。当天庭上,两人都对过往行为表示了忏悔。

公诉机关认为,应以抢劫罪追究陈恂敏、陈恩年刑事。陈恩年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案件未当庭宣判。

▲受审中的陈恂敏、陈恩年。广州中院供图

经历

陈恂敏变“莫毅志” 开店铺办公司

逃亡的21年时间里,陈恂敏离乡千里,以“莫毅志”的名字活着,在藏身地云南瑞丽,面相斯文的陈恂敏,又被街坊叫成“莫眼镜”。

“莫眼镜”中等身材,理着平头,常穿一件格子衬衫,在瑞丽一间建材市场卖瓷砖。面对远道而来的广州警方,他爽快地承认了“陈恂敏”这个身份。

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从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了解到,案发后,陈恂敏先后辗转福建、陕西、广西、海南等地,每到一地,都以化名生活。抢劫所得很快所剩无几,到1996年,不得不在海南一家农场打工。之后,陈恂敏一度试图潜逃到缅甸,但因为生活上不适应,最后折返毗邻缅甸边境的云南瑞丽。

那是1997年,这一年,陈恂敏变成了“莫毅志”。这名建筑桥梁专业大学生,清远市公路局前公务员,试图与过去的一切割裂。在瑞丽,陈恂敏自称孤儿,以帮人贴瓷砖为生。

在瑞丽,陈恂敏成家,并拥有了三个女儿,生活一度潦倒。到二女儿出生时,他甚至出不起住院费用,还是一名护士当场垫付。陈恂敏一直记得这件事,时隔12年后,到2016年时,当初的这名护士家里装修,需要贴瓷砖,陈恂敏特意嘱咐工人“不要收钱”。

思维敏捷、讲信用,是周围人对“莫眼镜”的一致评价。20年间,从贴瓷砖起步,陈恂敏生意越做越大,并拥有自己的店铺和装修公司。

只是,总有人怀疑“莫眼镜”是个大学生,他的气质与建材市场永远有一丝格格不入。每当这时,陈恂敏总矢口否认,“我就是个贴瓷砖的”。

▲1月5日,潜逃21年的头号嫌犯陈恂敏在云南瑞丽被警方抓获。广州警方供图

追访

陈恂敏如何落 专案组民警揭秘

番禺大劫案嫌犯陈恂敏被抓获,他在21年逃亡中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当时的作案动机是什么,被抓后有无忏悔……陈恂敏归案后,重案组37号(ID:zhonganzu37)独家对话警方专案组成员: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民警黎超明、李奇豪。

▲今年1月6日,陈恂敏被押解回广州。 资料图片

作案前立“投名状”

重案组37号:陈恂敏、陈恩年是怎样逃亡的?

董沛:按陈恂敏所说,当时为了躲开警方视线,他们从广东坐火车或汽车,先后到福建、陕西、广西、海南,又回到广西。在每个地方都化了名,短暂停留。

陈恂敏说,在海南的时候,钱花光了,停留过一段时间,他和陈恩年躲在大山里,帮一个农场砍树。后来就是做苦力,有时候一两天都没饭吃,坐车没钱,被售票员赶下去,最后就是沿着公路走,一路走一路乞讨。陈恂敏说,有时候都准备投案了,但是下不定决心。

李奇豪:期间他们还去过越南,陈恂敏也去过缅甸,但是他本身生活条件比较好,不习惯越南和缅甸的境况,又返回国内。他们1997年到云南瑞丽。据陈恂敏说,到瑞丽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身上只有13块钱。

重案组37号:大家最好奇的是,陈恂敏当年是“大学生、干部子弟、公司经理”,收入可观,前途无量,为什么会铤而走险?

李奇豪:贪财还是首位的原因。经过这几天的审问,陈恂敏对作案动机的供述,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当时作案的几个人,基本都是从小到大的哥们,结成了兄弟同盟。后来吃喝玩乐,挥霍无度,走上歧途。陈恂敏说他把“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句诗作为座右铭。他不甘做平凡的人,一定要做“轰轰烈烈”的事。

他从小爱看《水浒传》这样的书,也受到那个年代港台片的一些影响。他们做这个案,是立了“投名状”的,就是要干件大事。

警方查阅案卷过百斤

重案组37号:你们是何时接到这个案子的?

董沛:我们是2016年接手的这个案子。去年9月份广东省公安厅又一次布置了追逃任务。陈恂敏和陈恩年的名单下发到我们番禺分局,我当时刚调回番禺分局刑警大队不久,领导让我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人缉拿归案。

这案子很有名,经历了几代刑警,我当时没敢答应,考虑了两天。

重案组37号:在陈恩年自首前,警方掌握的情况如何?

黎超明:我们调阅了大量的案卷。如果按照重量来算的话,我自己看的卷宗就有二十来斤,全部估计都有一百多斤。

董沛:在查阅案卷的基础上,我们分析了陈恂敏、陈恩年有可能藏匿的地方。陈恂敏是广东人,他在北方、西藏这样的地方生活可能会不习惯,云南那边跟广东的气候差不多,饮食也接近,所以凭借我几十年的刑侦经验,大致确定他们藏匿在云南一带。

后来云南方面向我们通报了陈恩年落的消息。但是对陈恂敏的信息,陈恩年一点都没有透露给我们。我们经过研判、调查走访,海量的大数据分析,在瑞丽警方的配合下,获得了陈恂敏最近的一张正面视频截图。后来把这张照片发回广东,经仔细鉴定,最后锁定了他。

嫌犯被抓前买念珠安神

重案组37号:陈恩年自首的原因是什么?

李奇豪:最近几年,他患了肺结核。2016年咳得很厉害,有两次咳了很多血,觉得自己不太长命了。这些年他一直很牵挂自己的儿子。按照他的估算,儿子今年有25岁了,他很想见儿子一面。

黎超明:我们当时把陈恩年押送回广州前,还带他去瑞丽的医院看了病,给他拿了药。我们全程都戴着口罩,他确实咳得比较厉害。在押送的时候,他说,以前他不敢自首,是怕儿子小影响他,现在他觉得儿子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他就想见见儿子。

重案组37号:陈恩年自首,后来锁定了陈恂敏。具体抓捕的过程是怎样的?

黎超明:我们赶到瑞丽,锁定陈恂敏后,在他落脚点之一的店铺附近伏击了两三天。发现他行踪不定,活动范围很大。1月4日晚上伏击的时候,董大(董沛)说,“我感觉今晚抓到的机会不大,要到明天。”我就跟他打赌,说明天抓到请他吃饭。果真第二天抓到了。

陈恂敏在中缅边境呆了那么久,怕他有枪,抓捕前董大特意嘱咐一定要注意他的双手。共制定了三套抓捕方案。

董沛:当时瑞丽警方配合我们抓人。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很快就把他带离现场。车子停在他铺面门口。到了车上,他有些吃惊。我跟他用粤语讲,“说广东话吧”。他就明白了,说,你们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配合你们就是。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陈恂敏。他说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抓,也想过很多次被抓后怎么办。整个过程他看上去比较放松,像正常人一样。

被抓后有一个细节,陈恂敏说从1号开始,他心里就怦怦跳,感觉要出事。他专门买了个安神的念珠,每次心情不稳的时候,就赶紧抬手闻一下。

新京报 王煜 李兴丽

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儿童家具市场呈上升趋势
胃酸过多患者应该如饮食
七八所受邀参加上海市慢性病健康促进研讨会
分享到: